我不是我没有

一个短打

第一次在这个tag发文有点慌张【……。】


ooc慎入,是自己瞎写的小段子。应该是刀子。


cp为N透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
那里都找不到他,对吧?


脑海中有声音这么说道。


不、不是的……一定可以找到他的。


海风仿佛是安慰似的拂过他脸颊,透也现在正站在听潮镇那片沙滩的旁边。


——放弃吧。


但是不想放弃。


能找到他的。


抱着这个念头的透也找了两年,最后到了这里——听潮镇。


那时候自己还真是纯情,傻傻的追着他跑了两年。傻的透顶,明知道如同在大海里寻找一只曾经见过没有特征的轻飘飘,希望如此渺茫却偏偏要去寻找。结果好了,落得这个下场,肯定很狼狈吧。明明是下午,听潮镇的海边却是凉爽极了——如果是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一定很舒服吧。


脸颊滑过了什么东西。湿的。是泪还是汗自己也不知,直到眼前也模糊了他才知道这是眼泪。


这样子一定像快要死了一样。合众的白之英雄这样想着。


两年前的那一刻他的心便已经死了。


或许是被泥沙掩盖了吧,又或许是一颗不会发芽的种子被埋在了泥土底下,连同他的愤恨一起。他为什么那时候没有拉住他?那时候啊——


连「等一等」都没来得及说出啊。


评论

热度(4)